相关文章

贵阳女子为独霸财产 与情夫合谋雇凶杀夫

来源网址:http://www.zschc.com/

5

月28

日,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一起故意杀人案,被害人文魏是贵阳市一家煤矿的老板。让人震惊的是,这起杀人案的主谋是被害人的妻子与其情夫。为了独霸财产,妻子邓大泉与情夫杨彬合谋,雇凶将文魏杀害。

今年32岁的文魏是贵阳市花溪区燕楼乡人。2001年,文魏大学毕业时,父亲在燕楼乡正在经营一家煤矿,见儿子学有所成,决定将煤矿交给儿子打理。文魏接管煤矿后,企业在短短几年里迅速成长。心地善良的文魏在企业发展后,每年坚持给附近村民无偿提供生活用煤,资助当地的农村合作医疗和为村小学学生提供教育资助。

2004年5月,文与相恋了8年的邓大泉举行了婚礼。为照顾妻子,文在邓大泉工作单位附近买了房子,房主为邓大泉。

然而,让文魏没有想到,此时邓大泉已背叛了他们之间的爱情。在他们结婚前2个月,邓已与杨彬结识。当时杨彬在做煤车生意,经常往邓大泉单位运送煤,负责过磅工作的邓大泉,因工作关系,认识了杨彬。据司法部门的调查笔录显示,俩人认识后关系走得很近,邓在与文结婚后2个月还与杨彬发生过性关系。

文魏一心扑在煤矿的发展和生产上,不能够保证每天回家。2007年5月的一天,"心情特别不好"(司法笔录记载)的邓大泉给杨彬打了电话。之后俩人就经常通电话、见面,并经常发生性关系。

2007年6月,文魏察觉了妻子的越轨行为,提出离婚,邓不同意。文又多次提出离婚要求,并表示拿出包括房产、现金在内的800万元左右的财产给邓,作为离婚补偿。这回邓同意了,但提出等"十一黄金周"过后再办理离婚手续。

据检察机关向法院提交的起诉书叙述:2007年,邓大泉与丈夫文魏关系不和,就经常向自己的情人杨彬倾诉。2007年7月两人密谋将文魏杀害,一方面可以摆脱文魏,另一方面可以由邓大泉继承文魏的全部财产。于是,由邓大泉出资10万元,杨彬来办理。开始杨彬提出买枪杀人,由于买不到枪而放弃,后来,杨彬又提出买凶杀人,得到了邓大泉的同意。于是,杨彬找到岳武力,由岳武力找到周文瑞,周文瑞又找来廖寿友,四人共谋杀人。杨彬出钱,岳武力购买手机、猎刀等作案工具。2007年8月份开始,杨彬、岳武力、周文瑞、廖寿友多次租车或开着杨彬的车跟踪文魏,但一直没有找到下手的机会。2007年9月初,四人商量后,决定用摩托车撞文魏的车,待文魏下车后将其杀害。9月19日凌晨1点多钟,杨彬、周文瑞、廖寿友在贵阳市花果园立交桥下等候文魏,岳武力在普陀路跟踪文魏。4:30时许,当文魏开车到花果园立交桥下时,杨彬开车逼停文魏的车,廖寿友、周文瑞骑摩托车撞向文魏的汽车尾部,待文魏下车后,廖寿友和周文瑞分别持猎刀将文魏杀伤致死。

庭审中,检察机关向法院提供的证据证实,当时文魏身上被残忍地杀了11刀,心脏、肝脏、肺部受到重创,失血过多当场死亡。

邓大泉在文魏被害前既是其合法妻子,同时,也是导致文魏死亡的直接起因。是邓大泉背叛了丈夫和家庭才导致这场悲剧的发生。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四条规定:"夫妻应当互相忠实,互相尊重。"这一规定是法律对夫妻双方既定的义务,也是当今社会人们对夫或妻的基本要求。然而,邓大泉视国家法律和社会伦理道德以及人情而不顾,在与文结婚后2个月仍与杨彬有过界的交往,最后在与情人的共谋之下雇凶杀害其丈夫文魏。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五条规定"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本案中邓大泉与杨彬和直接实施杀害文魏的二名凶手他们是共同犯罪,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六条规定:邓大泉、杨彬系杀害文魏的主犯,邓大泉与杨彬应承担的刑事责任,应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六条第四款的规定:"对于第三款规定以外的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或者组织、指挥的全部犯罪处罚"的规定,承担雇凶杀害文魏的全部刑事责任。而受邓大泉、杨彬雇佣的二名凶手,直接实施了杀害文魏的犯罪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的规定,应当承担故意杀人的刑事责任。另外,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被害人文魏的亲属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附带民事诉讼,要求邓大泉、杨彬以及二名凶手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